乐生.

明明站华熙却写了熙华文的某生...会画画不怎么码字的小透明

歉意(熙华)

    预警*熙华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小学生文笔(第一次动笔...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严重ooc
            *霸道熙X害羞华

(满脑子都是车可惜写不来的某生)
那么go👇(*/ω\*)

 

    是夜。
   
    端木府。
   
    一个影子在黑暗中借着月色潜行,不多时就来到了某个房间的门口,悄悄打开一条缝,  往里看去,轻轻走进去,确认床榻上睡着的人没有被吵醒后,才松了口气。
   
    月光透过窗户照亮了来者的脸,少年稚嫩的脸上有些不安,身后的发带也恹恹垂下,  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。
   
    是杨敬华。
    他白日里惹了端木生气,以至于只敢在端木睡着后才敢偷偷进房间看他。
    
    看着阳冥司熟睡的脸,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柔和的阴影,轻缓的呼吸牵动着影灵的心。他轻轻俯下身,像是怕惊动了床上的人一样敛去气息【好吧其实他本来就是个鬼哪来的气息】,在端木薄薄的唇上烙下轻轻一吻,而后趴在床沿,垂着眼眸底底地道:“对不起...惹你生气了..."
   
     月光照进屋子,洒在屋内的两个人身上,安静而又祥和。
   
    杨敬华趴在床边看了端木好一会,才站起身来准备回去再好好想想明天怎么让端木原谅自己,却不想起身时忽然被一只手拽住,他猝不及防失去平衡被拉倒了床上。
  
     “唔......”影灵好不容易支起身子抬起头却不想正对上阳冥司一双清明的眼。
     
     “端、端木。”吓得说话都有些不利索的杨敬华心中一片忐忑, 可是他还是假装镇定地问:“你、你怎么醒了?”看着端木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,他不禁咽了咽口水,心想, 不会...刚才端木一直是
醒的吧?那他刚刚......
  
     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,端木熙直视他的眼睛,缓缓开口:“敬华,既然来了,为什么要走。道歉的话.....”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就要诚心实意。”
 
     杨敬华又吞了吞口水,忐忑地看着端木熙:“怎么个诚心实意法?”
   
     端木熙定定地将他望着,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些,杨敬华凑过身子去听,影灵的马尾拂过阳冥司的脸,撩得端木熙脸上有几丝痒意。
 
    他动了动唇,心中一动。本想说的话到口的话却变成了:“譬如......你。”话一出口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  
    不仅是他有点懵,杨敬华直接傻了。他过了好一会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端木在说什么,顿时感觉脸有些发烫,而端木熙却靠在床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 仿佛刚刚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样。
   
    杨敬华心中却一片混乱,他闷闷地想,端木什么时候......变得这样.....开放了?可是毕竟是我惹他生气在先......他这么说其实也在理......
   
    看着自己的影灵傻了半晌又开始考虑他说的话,不禁勾了勾嘴角,正想着要不放过他算了,却听到杨敬华不大好意思的声音:“好吧。”然后还红着脸补了一句:“那你以后可不许再生我气了。”

      端木熙眼神深邃地看着自己的影灵,抬手停留在他墨蓝的发上,捉住一缕黑发抚上他的脸。
      纯白的月光下少年微红的脸颊,如黑曜石般紫色的眸子,正有几分紧张地将他望着,墨发微乱,身后垂着他给予影灵的发带。
    这个人,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,他想。



真的太喜欢他俩啦
默默站华熙(´・_・`)
警花花真的是又可爱又攻气呀(*/ω\*)